不出鬼切不改名

更文什么的不可能的,写文什么的更是不可能的。_(:з」∠)_

emmmm,沙雕改图一波,最近训练长绳没时间码文和追番,文下个星期比赛完会码出来的( •̥́ ˍ •̀ू )

我的医生。



*文笔幼儿园警告,要捉虫欢迎

*和原剧情没有关系,所以“科普”大佬请口下留德

*设定为海达是心理医生,魔达是病人(年下不了解一发吗?)至于两人关系为前世恋人,后面海达死了,魔达一直没死等着海达,等到了现在。

*本文海达可能带有稳重的性格不喜欢可以跟我说

*关于魔达父母的问题自然是魔达的傀儡,魔达的症状是自己编造出来只为接近海达的理由,带了一些“真实成分”(例如:没有海达我就自闭【bushi】)

*海达视角,魔达的话看时间

*真的写的不是很好如果你看完需要急救可以让我打电话

*ooc有,私设有,魔达对海达性格的描述认为是我的理解,雷,很雷,非常雷。

*以上ok就下翻吧

清晨阳光打在书上,抬手伸了伸懒腰,顺便揉揉眼睛,感叹了一下自己真是老了,只是熬了夜思考了自己的辅导病人的方式还有什么可改进的地方,但结果还是现实极了,叹了口气,站起身,撕掉笔记本那面目全非的一页,合上笔记本。瞟了一眼桌上镜子里自己,不出意外的见到了蓝色眼睛下的黑眼圈,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拿起书桌上的心理辅导书籍,端起旁边已经空了的咖啡杯,向客厅走去,把书放在桌子上,很行云流水的把自己大晚上泡咖啡所用的机器都清理干净。去桌子上拿了书,便进了自己房间里,躺在床上,翻看着自己早已熟识的辅导方式,脑内也不停歇的想着方式的改进。

每看一个书上病人的事例就把自己遇到了会怎样的方法记在脑内再加以书上的方法辅导的习惯在这时似乎也没有什么用,像是个摆设,又叹了口气,将书也合上,觉得自己还是在现实中来吸取经验改进,比较准确。

慢慢在头脑里,回忆起近期的病人,试图从中思考辅导方式,把自己带入他们封闭和抗拒的心理虽然能有效果的打开他们的心结,可时间花的有些长,是一个不能令自己太满意的治疗方式。

突然想起昨天辅导的那位有暴力倾向以及心理发育有问题的男孩,好像叫…魔达,有着和自己相似的脸庞,但却有和自己完全不同的性格,那血红瞳孔中的不羁和疯狂自己大抵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甩甩头,保持清醒,继续回忆着,虽有着暴力倾向,可表现出来像是一个正常的孩子,去掉毒舌和言语中透露的暴躁疯狂为前提。

我对他所说他本性还是善良的,了解到他说他只是单纯的学习着父母在他小时候的日常,单纯令自己愤怒,没有任何的目的,我温和的对他说“父母给你的日常是错的,你不需要去学习无目的为愤怒而愤怒,很累。人不只有愤怒和暴力这一种性格方式,用伤害自己的方式也没有任何的结果非常的奇怪。无原因的暴力会让他人惧怕你,你会变得及其孤独,试着收敛这些性格吧,你会得到对的方向,如果有什么控制不了或者疑惑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的话语。”

刚回忆完想到了一些方法,困意和些许烦躁的心情便席卷了脑内,想要再思考一会,眼睛却不乐意的做出动作,无奈和烦躁交织在一起与困意作斗争,揉了揉太阳穴。纵使知道再不睡觉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想记下方法。“最后还是没能撑得下去困了啊……”暗自自嘲了一下,没形象的打了一个哈欠,下了床把书放回书架上,走回并躺在床上,合上眼,却不自觉的想到了那双血红的瞳孔,对那个孩子似乎有着莫名的情愫和熟悉感,大脑打断了这感觉,再次发出“抗议”,摇摇头,像是把着感觉和情愫甩出了大脑,用力闭着眼,不一会整个卧室里,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

“我的小医…不,应该是,王子殿下,还真是尽职尽责呢。善良,独立,有能力……还真是和从前的你差不多啊……我很期待你日后想起我来时的表现。”这富有磁性声音的主人,血红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兴奋,“看到了你,那么我也该走了呢……在期待你回忆起的表情前,我还是先期待期待你明天见到我时,会不会惊讶吧……”

夜晚和海达的卧室恢复了寂静,就像没有人来过一样。

以下为题外话!!

emmm,这篇文老实说甜我觉得不是很甜,所以说大概(大概画重点)会再写一篇日常,纯沙雕纯糖的,老规矩和原剧情没有关系


捉迷藏



*cp魔海,吃其他cp的小可爱注意

*文笔贼差,捉虫欢迎,要喷请轻喷

*雷,很雷,非常雷

*有私设,与原剧情没有关系,主要是魔海捉迷藏,魔达有些病娇属性,海达害怕魔达(又爱又怕不了解一发吗?|ω・))

*魔达视角(别问我海达视角,懒)

*文笔真的差,真的难看,注意注意注意!

*以上都ok就下翻吧


“Ding  dong~我亲爱的小王子是否在这儿呢?你是否藏在这衣柜狭小的空间里呢?”

猛的打开衣柜没有发现那本应蜷缩城一坨的蓝色身影,也不恼,微笑着独自跳起舞步,旋转到另一个房间

“Ding  dong~我的小王子,会在这儿吗?哦嘿,我知道你能听到我的声音,那个有着天蓝色瞳孔,我最喜欢的小王子——会在床下吗?我当然知道不在这个地方,透过半掩着的房间门我看到你奔跑的身影了哦,你想要逃到哪里去呢?想逃离我吗?哦亲爱的,你知道吗?你,逃不掉的。”

笑容变得残忍,只有绝望和恐怕笼罩这整栋别墅,和刚才一样,轻轻跳起舞步,仿佛有人一起共舞,像一个天使一样保持着优美的舞姿进入了一个房间,似胜券在握一般,笑得更加灿烂,却有着无法忽视的残忍,夸张的做出口型,随后用富有磁性的嗓音发出飘渺的声音

“ding   dong~我的小王子,我最喜欢的人会在这儿吗?宝贝,不要慌张,我只是和你玩一个游戏——刚刚跳的,是华尔兹呢,双人跳才有美感啊,所以说……”

跳着舞慢慢靠近衣柜,不出意外听到了细微的呜咽喘息声,笑容变得不在灿烂却有着单方面的残忍

“……我亲爱的王子殿下你是否在这里呢?残缺不全的舞蹈,我从来不认同啊。”声音突然变得不在飘渺,随着语言的力度手上也随之用力打开了衣柜,看着那蜷缩的一坨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笑容愈来愈残忍并且带了些张狂,声音又变得飘渺

“ding  dong~我的小王子就在这里呢,我找到你了哦~接受应有的惩罚吧。”语毕,倒映在血红色瞳孔里的,只有那人流泪绝望的神情。


所以说这位大叔的最佳助攻各位不准备颁个奖吗?!
魔达一脸无奈和海达一脸呆萌我吹爆啊!!

我我我我,我承认我金屋藏娇。(滚啊变态)

【非人学院】银金

*雷,慎入
*是沙雕日常生活
*不喜欢也请别喷不然请你自己写文我看。
*ooc是肯定有的
*再次提醒慎人,真的很雷
*还有我排版很神奇,实在看不下去可以跟我说,私信评论你开心就好
*以上都OK的话,请向下滑

今天的非人学院还是那么和平呢,不过银角却表示非常不爽。因为他的汽水又被金角恶作剧变成了白开水,金角对此表示很无辜,因为自己只是怕阿银身体出事,下面就让我们去采访一下金角吧(滑稽)

“我发誓,我看新闻联播上面报到了的,喝汽水会……”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金角先生压低声音神秘道“变成傻子!!!”
金角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
“幸亏我给换了,不然这不害人吗这。”当然,金角先生明显忽略了后面散发着低气压的银角先生,那么让我们先进一段广告——“那什么,谁赶紧去叫太白来镇场子啊,太白不行就去找娥妈的御兔!!银角压不住了!唉哎哎,小伙子摄像机不能砍呐!别打脸!伤自尊!”
……咳咳,好了,广告回来让我们继续采访金角先生,请问您是听谁说的呢“都说了是新闻联播,就是那个那个叫什么哎呀记不起来了,还有你能不能帮我打个马赛克,我弟弟脾气不大……”金角话音未落,被一双充斥着阶级仇,民族恨的双手搭上了肩膀。顿时菊花一紧金角颤颤巍巍的转过头去,企图露出笑容平复自己弟弟的怒气,可他刚转过头看见银角有些病娇的笑容,就被银角一个壁咚和刀堵在了墙上“阿金。”银角缓缓凑近人耳畔,亲昵的蹭蹭却缓缓吐出。“你是真的皮。”
    完。
题外话
我:真的别打我,虽然我ooc已经与太阳肩并肩了

银金文,尝试写了一下日常,幼儿园文笔慎入。

我我我,我死而无憾了(安详)

请问有佣兵小哥哥愿意给我这个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佣兵的杰克,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机会吗?(充满希望的眼神)